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拉拉

 
 
 

日志

 
 

《吃花》  

2012-05-07 17:5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饭店吃饭,迎面扑来一阵花香,抬头看见杏树开满了花,便忍不住上前伸手去够枝尖上的花来吃。居然引来周围人的驻足观看,问:“能吃吗?”我奇怪地瞅了他一眼,说:“你不知道花能吃?!”

 

回头想想,其实这种另我费解的问寻,以前也经常有,只是我太久没吃花,所以反觉得问话很新鲜了。

 

北京太脏,树上的花儿总被灰尘笼盖着而了无生气;而且北京的园艺工人太辛勤,所以花上面的农药总是很多,这都是我好久不吃花的原因。另外,北京四季假花怒放,也让我因噎废食。假花见久了,就让人连真花摆在面前,都觉得很假——今天没留神又上了一当,路上看见淡粉的杏树上招摇着几枝碧桃,我大呼小叫地对身边人喊:“你看!嫁接的!”,朋友淡淡地回应:“那是假花。”近了一看,还真是!

 

吃花是从小落下的毛病。长白山的春天比北京整晚一个月,差不多是从五月开始——如果不算上4月里开的杜鹃的话。五一前后,杏花绽放;5月10日,梨花开始登场;5月20日,山上的野玫瑰开始红满山坡……吃花,就是从也玫瑰开始的。小时候,爸爸每到5月,就上山采集也玫瑰的花瓣,回来用清水滤了,然后一层白糖一层花瓣地往瓶子里铺。几个月以后,再打开瓶子,玫瑰糖的香甜就溢满了屋子。

 

家乡的野山上花的品种很多,我无师自通地以其果实是否能吃来判断哪些花能吃哪些花不能吃,能吃的比如野百合(家乡的土话把红百合叫山凳子,黄百合叫黄花苗子),比如杏花梨花。最喜欢的便是梨花了,山上最多的也是梨花——秋天的时候,街上处处可以买到山梨。梨花开时,远远可以看见山上一大丛一大丛奔放的白,映在满山的绿中,漂亮极了!走近了更好看,花的白中是泛着淡绿的,粉嘟嘟娇嫩嫩的感觉。后来读到一些跟梨花有关的文字,比如“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比如“梨花一只春带雨”,虽然都不是形容梨花的,但每每都觉得高兴,象是在别处见了自己的亲人似的。但也一直没有特别特别满足,因为相比起桃花梅花,梨花真的很少入诗。后来渐渐琢磨明白为什么梅花桃花那么容易入古代文人的眼——北方无梅兰竹,也无桃花,而南方大概梨花也不多吧?——北方无文人,从古到今。

 

回到吃花。五月上山,站在梨树下吃花是我少儿时代的一大享受。从不饕餮,一朵一朵,细细地吃,清甜弥漫,齿颊生香,不觉中,便饱了,一顿中午饭也就省了。

 

到延边上大学,单从吃花的角度上来说,就是一大幸运。延边盛产苹果梨(只延边有,好多年没吃过了,想着就留口水),而我们学校山后就是延边最大的苹果梨园。每到5月中旬,梨花满山,雪一样白,云一样厚,层层叠叠扑面而来。那种时候,别人上山谈恋爱,我则上山吃花。每每得意忘形,每每满载而归。

 

也有意外。

 

一个春天。一人跑到学校后山,爬上围着半座山的学校院墙,走钢丝,向着西边雪样的梨园前进。远远看到西边的墙上垮坐着一个人,面目不清,但能感觉在盯着我。有点不好意思,于是跳下来。在围墙外面朝着那个方向走。

 

走到一半,突然看见一个穿军装的小兵迎面而来(学校后面是炮兵部队,所以当兵的常见,也不奇怪),敞着怀,红着脸。凭直觉,他就是那个盯着我看的骑墙人。擦身而过。向梨花深处走去。

 

梨树都很矮,站在梨树前,不用仰头,不用伸手探枝,就可以把花吃到嘴里。树成片,花很茂,选择很多,于是就一棵树一棵地树蜻蜓点水地吃下去。吃花,其实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看到闻再到吃再到回味,每一朵花进到腹里都是一个足以让人与花形神合一的轮回,吃到不知是我吃花还是花吃我,便如痴如醉,白日飞升。

 

话说正吃到忘情处,突然感觉后脖子一股热气袭来。转头一看,天啊,一张涨红了的脸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本能地后退一步,定睛一看,正是刚才打过照面那小兵儿。他呼呼地喘着粗气,满脸通红,红到了脖子,眼睛充血,目光如狼,一副蓄式待发的样子。我心跳顿然加剧——满山似乎只有我俩人——慌僻地方,我不怕鬼,只怕人!不怕很多人,怕只有一个人!不怕只有一个女人,怕只有一个男人!

 

半秒过后,我冲他波澜不惊地微笑了一下,温和地问了一声:“你好!”

 

那一声“你好”就象一根细针,轻轻地刺破了他鼓胀得气球一样的情欲,于是他瞬间委顿了,脸色慢慢白了下来,不是十分情愿地做回了端庄的军人,然后一边跟我走一边回答我那些热情而无聊的八卦问题。比如“你们部队平时都做什么?”之类的。不觉中,他已经随我走出了梨花深处,已经把我送到了学校围墙外的很安全的地方。然后我跟他挥手说再见,他依依不舍地说:“你明天还来吗?”我含糊地说:“可能会来。”

 

我在说谎。其实回答的那一刹那,我就已经决定这个春天,不再去梨园吃花了。

 

之后的日子里,我有点惴惴,那个可怜孩子会不会天天去傻等啊?我后来一直没去,所以这一直是个让人有点内疚的悬念。

 

吃花的习惯并没有因此改变。这件事情只有一个地方让我想不通:他一路朝我背后走来,直到离我一厘米,我怎么会一点察觉都没有呢?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