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拉拉

 
 
 

日志

 
 

妈妈对我的零教育  

2012-04-25 12:0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是中学老师,我们家乡小镇上的很多老师都曾经是妈妈的学生,就连我的高中老师也是。但妈妈从来不过问我的学习。

 

管得相对多的要算对妹妹。我和妹妹只差一个年级,我初三她初二,妹妹班主任经常象妈妈告状:“你的孩子老不做作业,你得管管了!”妈妈没管,只是隔几天就对照这妹妹的课本考她几道数学题,发现她都会,于是妈妈就再没要求妹妹做作业。做家长的如此不配合,老师也只是干生气,没办法。

 

高中的时候,我的成绩很不稳定,好的时候全班前几名,差的时候全班倒第二。有一次,考得特差,自己也觉得抬不起头来。回到家,灰溜溜地钻进自己的小屋,妈妈过来问:“考得怎么样?”我实在说不出口,就搪塞说:“妈,别问了,我下次告诉你好吗?”我的意思是,下次考好了再汇报。妈妈微笑着说:“好啊,那我下次等你的好成绩。”妈妈的信任和期待让我不好意思不打起精神努力几天,于是期末考试,我果然一下子提高了几十名。长大以后想起这事,突然明白,妈妈是我老师的老师,随便都可以打听出成绩的,即使不打听,我的老师也会向妈妈汇报的,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当时考得那么差?!而一个母亲,得有多大的耐心和容忍才能那般地沉住气不戳破我急待隐藏的真相?我的自尊就是这样屡屡被妈妈的装糊涂而完好地保护起来。

 

高二时候,高考的压力使得许多孩子都被家长剥夺了看电视听音乐的权利,可那时《红楼梦》正在热播,我可能是全班最幸运的人,因为每天晚自习结束,我都能冲回家看两集《红楼梦》。受了电视剧的影响,高三的时候我开始读《红楼梦》,也不多,每天一两章。学习最紧张的时候,我不仅开始狂读名著,还天天把家里订的《大众电影》和《电影画报》带到课堂上去看。而我的这些优于其他同龄孩子的“特权”从来没有被妈妈剥夺过.

 

后来上了大学,有一次妈妈无意中说起我高三在课堂上看杂志的事情,她说,当时我的班主任找了她好几次,让她对我严格管理,可是妈妈当时什么也没跟我说,放任自流。我很惊讶,问妈妈,为什么不气愤,为什么没有批评我?而要私自顶着被老师埋怨的压力?妈妈波澜不惊地说:“我觉得读什么书都是收获,没必要剥夺啊!”

 

成年以后,想起这件事情,每每感慨不已,心中充满无法言说的感激。正是这些“不管”,才使得我的童年到青春期一直没有任何委屈,没有受到任何兴趣上的压抑,使得我在独自面对社会生活(包括在学校受到老师责骂)的时候充满了无所谓的心气儿。很多朋友说我 “低儿厚”、抗折腾,什么挫折在我心里都不会留下什么阴影。而这底子,正是妈妈的无责备教育的成果。但妈妈自己对这些可能毫不知情,她可能只是顺应了一个做优秀妈妈的本能。

 

最离谱的是高考。高考那些天,所有孩子都被家里当成了谁也碰不得的皇帝,而高考那天,几乎所有的父母都早早起来给孩子做一顿特丰盛的早餐。而妈妈就象什么事也没有似的,跟往常一样,给我吃昨晚的剩饭。临走,也没有特别的嘱咐,就让我跟平常上学一样独自去参加高考了。而我考完第一科出来的时候,才看见爸爸跟所有家长一样在操场外焦虑地等待。

 

后来才明白看似粗心的妈妈实际上是用心良苦。由于没有家长的严阵以待造成的紧张的高考心理氛围,所以我很放松,发挥超常,一下子考上了当时人人向往的本科大学。

 

由于妈妈的“不管”,所以我一直活得比较任性,经常会有一些超出常规的举动,但是却没有一次受到妈妈的责备,相反,却是最大限度的支持。大学二年级,我觉得大学无聊,想退学去北京游学和当小保姆,当时正在做乳腺癌手术的妈妈没有表现出激烈的反对,他们只是静静地听我兴高采烈地憧憬着美好的不靠谱未来。还是后来的几天,爸爸单独跟我商量说:“你看,你妈妈正在病着,你是不是考虑过一段再退学?”爸爸的温和和诚恳让我暂时打消了那个任性的念头。

 

大学毕业,我千辛万苦地留在了延吉工作(对于朝鲜族学生来说,当时户口留延吉就象现在的学生想留北京一样难也一样迫切),并且在当老师的同时,被借调到报社去当兼职记者,这在当时,是让人羡慕的事情。可是工作还不到一年,我就由于看不惯社会上的各种人际丑恶,灰心丧气,觉得人生没有意义,于是想出家或者流浪到死。就这样,没跟父母打一声招呼就私自辞掉了国家正式工作,回到家乡去跟父母做流浪前的告别。那是第一次看见父母着急了焦虑了,但是依然语气温柔。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妈妈找来了她几十年前的大学老师大学同的北京通讯地址,说,实在混不下去,就找她们。我知道自己不会去找他们(况且也一定找不到),但还是拿在了手里,我知道,那会让妈妈感到一丝安慰。

 

我走的那天,父母送我上车,妈妈头发被风凌乱着,夕阳从他们背后打过来,一圈金黄的颜色,我看不清他们的表情,可是却感受到父母送儿女上战场般的凄楚诀别。那一刻,突然觉得父母老了,突然泪水弥面,突然决定不出家或者自杀了。可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依然任性地胡乱过着不让人放心的日子。

 

当然,我没有继续流浪下去,走到北京,就被北京的热闹和包容吸引住了。但却过着和流浪差不多的生活。那时我常年没有稳定工作,而忙着在圆明园画家村感受贫穷但却快乐的乌托邦日子。那时候,妈妈写信说:“只要你自己过得开心就行。”我结婚的时候,先生是个一名不文的穷画家,妈妈问我:“是不是他要饭你也会跟着去?”我说是。妈妈叹了口气说:“那你就嫁吧!”妈妈就是这样,从来都尊重我的选择,而我一旦做出决定,不管这决定是否符合妈妈的期望,她都站在我的身后,成为我最坚强的后盾。

 

我太任性,太晚熟,三十岁之前都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更别提赚钱孝敬父母了。现在想起来,做妈妈的是何等的担心和揪心啊?!但妈妈从来都不会表示出对我的担心和失望,而且总是很安静地说:“我相信你!”或者“你开心就行。”正是这样的隐忍之下的放心和纵容,才让我可以一直过着无法无天的荒唐日子。

 

妈妈是数学老师,可是我的数学成绩一直是在及格线上下徘徊的。不仅是学习,小的时候,就连扎辫子梳头这类事情都是由爸爸代劳的。妈妈对我实行的是“不管”的政策,但对她的学生却是忘我的投入,小的时候,我家经常是学生们的临时食堂和宿舍,而她辅导的学生成为了那个朝鲜族中学有史以来的第一个重点大学的本科生。这在当地是件大事。我们家在东北通化,不是朝鲜族聚集区,所以朝鲜族中学一直是属于不被重视的边缘学校。然而,朝鲜族中学任教的妈妈却成为了当时全县唯一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获奖之后,各种荣誉随之而来。心思单纯的妈妈有一天回来跟爸爸说:“他们要我去当副县长,你说怎么办?”最了解妈妈的是爸爸。爸爸说:“政府里的人事很复杂,你太单纯,不适合在那样的地方呆”。于是妈妈就一点都没挣扎地推掉了政府的任命邀请,继续安安心心地在中学当她的好老师,那可是别人看着都眼红的位置!除了面对学生,妈妈对人际世事一窍不通。从小到大,我都经常看见妈妈一脸委屈地回来跟爸爸讲:“他们老说我拼命工作是为了拿先进,我就是好好教书,也没想那么多啊!我跟领导说了好几次了,别评我先进了,他们老不听。”跟个小姑娘似的。虽然那时候我还小,但已经老用“可爱”来形容妈妈了。

 

朝鲜族的花甲大寿是很隆重的。但爸爸妈妈只通知了亲朋好友,而没有通知学生。但办大寿那天,却突然来了好多好多学生。一个班级一个班级的学生,顺次地捧着花篮上前来行大礼敬酒祝寿,最大的都已经头发斑白了,跟妈妈年龄差不多。其中,还有拄着拐杖的瘸腿中年男人。那一刻,所有在场的人都热泪盈眶了。也许,在那个小镇上,妈妈是唯一一个能得到如此幸福回报的“寿星”。

 

妈妈一辈子都忙着教育别人的孩子,而对自己的孩子,几乎从没有实行过很认真的“教育”, 也许,正是这种“零教育”,才使得我的天性从小就没有受到严格的管制和挤压,所以我才能象野草一样快乐地长大,所以我才能没有任何压抑感地去经历着独属于自己的冒险人生,所以,我才能完全地成为我自己!而且才能在生活保持平和和乐观。因为,我在妈妈的尊重中学会了对别人的尊重,在宽容里学会宽容,在鼓励中学会鼓励,在期待中学会期待,在淡定中学会淡定,在坚强中学会坚强,在爱的智慧里学会了爱别人的智慧。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